首頁房產健康金融汽車攝影教育生活資訊商企法律社區博客微博游戲家裝數字報專題旅行招聘投稿活動
后疫情時代 美好消費“云試妝”興起
2020-04-28 14:25  來源:中國青年報  
1
聽新聞

后疫情時代 美好消費“云試妝”興起

這幾個月,家在湖北隨州的95后女孩劉怡辰經歷了一個特殊的“冬去春來”。

作為一名不化妝不出門的“精致girl”,100多天她幾乎天天素顏,僅為了“臭美一下”拍個照化過一兩次妝。宅在家里的劉怡辰時常關注一些美妝時尚博主的微博,看到適合自己的美妝產品,便在心里“種草”。直到快遞員可以進入小區,她一口氣在網上買下了之前“種草”的18支口紅,還有多色眼影盤和香水。

4月13日,拼多多發布“口罩美人”春季美麗指數報告,大數據分析顯示,盡管全民都還在戴口罩,但口紅仍然穩居美妝單品熱搜第一名。此外,眼睛成為“半妝臉”時期美容的重心,眼影、眉筆、眼線筆、睫毛膏等占據熱搜前十名半壁江山。

“買買買”更積極理性

4月中旬,劉怡辰在浙江寧波一家銀行開啟了職業生涯,每天早晨上班前,她都會拿出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化一個精致的全妝。

劉怡辰告訴記者,因為疫情期間口罩罩住了下半部分臉,她會在眼妝上花更多心思。她入手了很多閃閃發光的眼影,甚至想去種假睫毛,“我想嘗試大膽的眼妝”。雖然戴口罩,她依舊會涂上口紅,“吃飯時摘下口罩還是會被大家看到的。”劉怡辰笑著說。

在彩妝產品的選擇上,劉怡辰坦言,她會被社交軟件中別人分享的單品“種草”,不過購買時她仍有自己的判斷,“比如底妝系列還是需要自己去試用,別人說的好的產品不一定適合我的肌膚情況。而用得好的產品,我也會一直使用,不會被其他同款種草”。

在她的朋友圈里,很多同齡女生都說,“女孩子的快樂就來源于手機一邊放著自己喜歡聽的歌,一邊化著妝”。劉怡辰覺得,買喜歡的彩妝、化喜歡的妝容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讓自己更加開心。

如今,消費升級在中國消費中產生了新格局,越來越多的年輕消費者把積極和理性的“買買買”看作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尤其是后疫情時期的“補償性消費”心態,給美妝市場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新機遇和新挑戰。

4月17日歐萊雅集團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財務數據,歐萊雅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安鞏表示,“大眾化妝品部的下降幅度較小,主要由于大眾市場的零售活動仍在繼續。活性健康化妝品部保持了兩位數的增長,得益于藥房渠道仍在營業,也因為我們多個品牌滿足了消費者在特殊時期對健康相關產品的強烈需求。”

為了配合疫情期間年輕消費者對“口罩妝”和“口罩肌”的需求,歐萊雅集團在線上發布了第二屆進博會首秀的主打個性化眼部彩妝新品牌,同時推出了一系列有趣的新產品,抗老化和打造透明肌等成為關鍵詞。“云課程”、“云咨詢”、在線虛擬試妝、在線肌膚檢測等“非接觸”式服務也陸續出現在了歐萊雅旗下20個品牌的各大平臺上,為消費者提供個性化的消費體驗。

“云試妝”能否破解試妝難題

《中國美妝消費者購買習慣與需求洞察白皮書》數據顯示,2019年美妝市場需求上升48%。其中,年輕女性更愿意花錢在美妝消費上,15~24歲的人均花費為1713元,年均購買8.6次美妝產品。

越來越多的年輕消費者更愿意在線上搜索美妝產品,完成“種草”“拔草”的“買買買”消費閉環。特別是疫情期間,各個電商、視頻平臺紛紛入局,推出直播帶貨商業模式,為消費者打造前所未有的購物體驗。但無法在線試妝的問題,直接影響著消費者的購物體驗。

90后姑娘朱婷婷原本打算去店里購買一支“種草”很久的網紅色號口紅,作為給自己的禮物。但突然來臨的疫情,打亂了她的計劃。

“這個顏色沒試過,不知道到底適不適合我的膚色。”看了很多“種草”文章和網紅帶貨直播,并在腦海經歷過許多次“云試妝”后,她還是放棄了購買打算。

或許是因為之前看直播時多次沖動下單,收到后并不適合自己的經歷,朱婷婷有點兒不太相信試用報告的“種草”。

“要是商家能夠提供效果逼真的在線試妝功能就好了,畢竟化妝品還是要親自試,否則沖動消費的幾率比較高。”雖然現在已有一些商家提供了在線試妝功能,但她認為,試妝效果不忍直視,與想象中的理想狀態相差甚遠。

如何“說服”消費者線上購買自己從未嘗試過的新產品,對美妝企業來說已變得十分重要。與此同時,美妝產品的線下門店也面臨著新的問題——如何給消費者提供安全可靠的彩妝試用產品?

針對近期口紅、眉筆、粉餅等一類試妝產品不宜再與他人共用的情況,4月15日,中國人工智能企業曠視在線上發布了FaceStyle美業云解決方案,進軍美妝業。

據曠視資深副總裁趙立威介紹,FaceStyle是每位潛在消費者的“線上私人美妝助理”,能夠讓買家在直播帶貨、電商平臺選購時實現一鍵虛擬試妝,體驗真實的上妝效果。通過FaceStyle,消費者在家打開電腦、手機,點擊屏幕,就可以嘗試新的口紅色號,上妝效果如同真人化妝時般真實。除了口紅試色,FaceStyle還提供腮紅、眼影、眉筆、修容及整體妝容等美妝功能。

劉怡辰在今年年初曾在一家線下門店使用過已有的AI試妝功能,她仍覺得“有點兒像美圖前和美圖后的對比,比如試口紅,我還是習慣涂在嘴唇上看到真實的情況”。

在疫情期間,“云試妝”給愛美的女孩們提供了更多解決方案,能否給消費者帶來新的體驗,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孟佩佩 謝宛霏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母雅靜
版權聲明
      宿遷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宿遷日報、宿遷晚報、 宿遷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保護,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如擅自轉載、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宿遷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武磊西甲进了几球了